道大理销魂,只因风花雪月

时过境迁,睹景思人。昔日的老师已升任他校,记忆中的白族女孩也断络多年。“蝴蝶泉头蝴蝶树,蝴蝶飞来万千数”。睡梦中成群的蝴蝶仍在延续这一古老的传说,合欢树上的红绸带仍然飘扬着白族人的爱情。

我在深夜醒来,感觉秋凉如水,或许我已经习惯这种淡淡的消融。那些海誓山盟的铿锵情怀,如诗如画的青春烂漫,在这里,纷纷如蝴蝶飞过。

大理,我想我还会再来,不为别的,只为藏在心底的怀念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摄影

2013年12月16日 大理学院雪景

2020-12-19 22:14:52

设计

双廊喜洲洱海纯玩一日游详情页设计

2017-8-28 10:42:07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